威尼斯游戏平台

保船护产,迎接上海解放

发布时间:2021-06-20 分享:
        “1949年3月,我通过‘孙’向‘丁’提示,希望他不仅自己不去台湾,还要动员海关工作人员都不去台湾,坚守岗位,保护海关财物,在解放军到来时全部完整地交给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正文揭露了这样一件尘封历史的往事。而他说的“丁”,就是时任上海海关关长、浚浦工程总局(上海航道局前身)局长的丁贵堂。

丁桂堂照片
 
        在浚浦工程总局回归人民怀抱的过程中,丁贵堂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积贫积弱的中国难以与日本帝国主义抗衡,当时浚浦工程总局所属“远东第一”的万吨级自航耙吸挖泥船“建设号”被掳至日本,多年无法回国。1946年7月,丁贵堂历经百般周折,终于把“建设号”接回中国。随后,他前后三次接到当时国民政府财政部发出的紧急赴台指令,要求将“建设号”挖泥船火速调往台湾。丁贵堂拒不从命,一再拖延,假称“建设号”亟待修理无法调遣,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不断地提出新的借口拖延。
万吨级自航耙吸挖泥船“建设号”
 
        1949年初,淮海战役结束后,国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解放军兵临长江北岸,国民党要员纷纷逃往台湾。丁贵堂带领海关人员和航道工人没有退缩和屈服。他毅然派人到香港和共产党人夏衍同志会面,转达了起义的愿望。丁贵堂和夏衍通过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正文同志联络正式会面。经潘汉年同志转达、周恩来同志明确指示,上海航道工人保船护产的爱国抗争正式展开。

        当时,上海海关、浚浦工程总局等单位所属的大部分船舶都被国民党当局胁迫至复兴岛运送军火和军队。运送完成后,有很多船只被国民党军队破坏和拖至台湾,在丁贵堂和全体职工的保护下,有一部分船舶幸免于难,其中包括海关所属“春星号”“海星号”“流星号”等30多艘船舶,以及浚浦工程总局所属“建设号”“利江号”等。
“利江号”测量船
 
        国民政府淞沪警备司令汤恩伯下令征调海关和浚浦工程总局的数十艘缉私艇和挖泥船。丁贵堂在共产党的协助下、浚浦工程总局广大员工的支持下,以“船只要修理”“人员要补充”“材料要添置”为借口予以拖延,尽力保船护产。汤恩伯大为恼怒,以拖延执行征调海关船只命令为由,下令逮捕丁贵堂。由于因警备部办事人员将名字误写成“丁桂棠”,丁贵堂才得以幸免于难。逃过逮捕的丁贵堂坚定要留在上海,并通过上海总税务司署,电令全国海关“不得撤退,不得运走档案,不得汇走税款”。这些爱国之举为后来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顺利接管浚浦工程总局和海关提供了积极帮助。

        1949年5月25日清晨,黄浦江边的海关大楼挂出写有“欢迎人民解放军解放大上海”的长达30米的巨幅标语。这也是黄浦江畔第一幅迎接解放军的标语。随后,一面红旗在海关大楼的钟楼顶上徐徐升起。在丁贵堂的积极协助下,浚浦工程总局正式回归人民怀抱,我们不仅完整保留了上海海关、浚浦工程总局的珍贵档案,更是留下了大批的疏浚船舶和经验丰富的航道人才,为新中国的航道事业积蓄了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丁贵堂先后担任海关总署副署长、海关管理局局长。由于他熟悉海关事务,毛泽东同志曾直呼他为“丁海关”。 (上航局供稿)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