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游戏平台

寻根溯源,重温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2021-03-02 分享:
        在义务教育教科书《中国历史(八年级上册)》介绍工农武装割据的第一页,古田会议会址图片上,“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几个大字十分醒目。这页教材被制成展板,在福建龙岩市古田会议会址及旧址群随处可见。

        1929年12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召开。会前,红四军进行政治军事整训,为会议作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会后,毛泽东在古田写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从理论上对中国革命的道路问题作了初步说明。

        古田会议的光芒从何来?近日,记者一行走进龙岩连城县、上杭县,探访古田会议召开前后的红色足迹,重温党领导创建新型人民军队的峥嵘岁月。

        “新泉整训”——

        在农村进行无产阶级政党和新型人民军队建设

        连城新泉村,榕树冠如云。村口河边,有一棵树龄数百年的大榕树,枝叶向水伸展,树荫能覆百人。

        当地人说,红四军曾在树下演讲动员,号召工农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

        跨过小河,前委机关旧址望云草室、司令部旧址于溪公祠、工农妇女夜校旧址张家祠、军民万人大会台旧址等保存较好,见证着在农村进行无产阶级政党和新型人民军队建设所走过的艰难道路。

        龙岩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吴升辉介绍,红军到赣南、闽西后,重军事轻政治、不重视建立巩固的根据地等错误思想在党内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对此,中央政治局听取陈毅关于红四军全面情况的详细汇报,中共中央发出了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指出对于红军中的种种错误观念“坚决以斗争的态度来肃清”。

        1929年11月,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召开红四军党的九大。12月上旬,红四军进驻连城新泉,开展了政治军事整训,史称“新泉整训”。其间,毛泽东根据中央来信的精神和红军创建以来的经验,以及对红四军状况的调查,为这次大会主持起草决议案。陈毅参加决议案起草工作,朱德负责军事整训。

        “前委召开大队、支队以上干部联席会议,士兵、农民等调查会,大家白天搞研究,晚上作总结。”新泉整训纪念馆讲解员周冬梅说,经过集中整训,指战员的政治觉悟不断提高,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为红四军党的九大召开打下了重要基础。

        如今,站在军民万人大会台旧址前的空阔草坪,似乎仍能感受到红军战士开展训练的铿锵脚步……

        古田会议——

        会议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建设的纲领性文献

        “这里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1月16日上午,古田会议会址前,武警龙岩支队对30余名新上岗红色讲解员开展现场教学。

        走在田间地头,不少古田群众都能说出当年的革命历史故事。对他们来说,古田会议精神,不只保留在纪念馆里的文字和图片里,更存在于父辈的记忆里……

        当年,大会召开之际,敌人向闽西革命根据地等区域部署了三省“会剿”。为确保会议顺利安全,红四军移师上杭古田,这里山多地险、易守难攻。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红四军党的九大在当地宗祠改造而成的曙光小学召开,这就是彪炳史册的古田会议。大会由陈毅主持。会上,毛泽东作政治报告,朱德作军事报告,陈毅传达了中央指示信。

        各级党代表、干部代表和士兵代表120多人参加了会议,正值严冬,与会代表烧炭取暖。90多年过去,在白墙青瓦的古田会议会址,先辈们探寻革命道路时筚路蓝缕、艰苦奋斗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会上,大家统一了思想认识,一致通过大会决议案即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中心思想是要用无产阶级思想进行军队和党的建设。”在会址北侧,坐落着古田会议纪念馆,建馆以来共接待国内外观众4000多万人次。馆长曾汉辉一边介绍,一边带着记者回顾了决议内容:

        在军队建设方面,决议指出“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必须全心全意地为着党的纲领、路线和政策而奋斗。在党的建设方面,决议着重强调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的重要性,并从红四军党组织的实际出发,全面地指出了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表现、来源及纠正的办法。

        “古田会议决议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建设的纲领性文献,所规定的基本原则,集中体现了着重从思想上建设党这一独特的党的建设的道路。”古田会议精神研究中心负责人林炳玉表示,这些原则,不但很快在红四军得到贯彻,随后在其他各部分红军中也逐步得到实行,并对以后不断加强党的建设产生了深远影响。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思想

        距古田会议会址1公里的赖坊村,1座二层砖木建筑静静伫立。这便是协成店,红四军司令部设于此楼。古田会议后,毛泽东从古田八甲村前委机关驻地移住于此。

        1930年1月,毛泽东在信中指出,那种“全国范围的、包括一切地方的、先争取群众后建立政权的理论,是于中国革命的实情不适合的”。通过论述,他实际上提出了把党的工作重心由城市转移到农村,在农村地区开展游击战争,深入进行土地革命,建立和发展红色政权,待条件成熟时再夺取全国政权的关于中国革命新道路的思想。新中国成立后,该信收录于《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这就是不朽的名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通过艰难探索,到1930年上半年,中国共产党在领导红军战争和根据地建设的过程中,逐步地解决了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革命的道路问题。当时,毛泽东、朱德领导下的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是全国各革命根据地中力量最强的。10万闽西儿女参加红军——“听党话、跟党走”嵌入闽西人的红色基因。

        “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和发展,为后来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对各地区根据地的建设起了鼓舞和示范的作用。”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馆长邓泽村告诉记者,闽西根据地广泛开展的土地革命,提出分田以乡为单位、按人口平均分配和“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原则,无地少地农民生产积极性极为高涨。1929年分配土地后,1930年早稻就获得了好收成,龙岩、连城的产量比上年增加两成,上杭、长汀比上年增加一成。在上杭等县的农村,约20万亩的土地革命果实始终保留在农民手里,直至全国解放,是闽西革命斗争“二十年红旗不倒”的显著标志之一。

        《 人民日报 》( 2021年01月26日 06 版)
相关链接: